头像

请资助我们

新闻

WeWork第一季度亏损21亿美元 与创始人和解造成约5亿美元损失

头像2021 / 05 / 21

5月21日消息,最新财务数据显示,美国共享办公空间提供商WeWork今年第一季度的亏损同比上升至近4倍,达到21亿美元。与此同时,WeWork流失了超过1/4的会员。该公司还斥资数亿美元,对所持地产进行重组。

文件显示,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的停工和远程办公趋势导致WeWork的亏损较去年第一季度大幅上升。2020年第一季度时,WeWork业绩受疫情影响不大,净亏损5.56亿美元。

接近WeWork的消息人士表示,与被罢免的公司联合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达成的和解协议也给公司造成了约5亿美元的损失。不过,这是一项非现金费用。

在向潜在投资者展示的这份文件中,WeWork表示,2020年全年的亏损为32亿美元。

今年第一季度,WeWork营收同比下降近50%,从11亿美元降至5.98亿美元。WeWork流失了约20万家会员客户,“会员”数从2020年3月的69.3万家下降至49万家。

随着WeWork从不盈利的地区撤出,重组和其他相关成本从2020年第一季度的5600万美元大幅上升至2021年第一季度的4.94亿美元。

这一财务数据表明,WeWork正面临严峻挑战。今年3月,WeWork对潜在投资者表示,到2024年,全年营收将从去年的32亿美元增长至70亿美元。该公司正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第二次尝试上市。

WeWork曾于2019年计划IPO。当时WeWork启动了大幅扩张,在伦敦和纽约等全球主要城市租下了黄金地段写字楼。在主要投资方软银数十亿美元投资的推动下,WeWork的估值于2019年达到470亿美元的峰值。

然而,随着投资者仔细审视WeWork的巨额支出和持续亏损,以及诺依曼带来的不良文化,WeWork的估值大幅下跌。最终,原计划的IPO被迫取消,而诺依曼也丢掉了CEO的职位。

接近WeWork的消息人士表示,WeWork目前有22亿美元的流动性,而不包括一次性亏损在内,WeWork“在运营和财务上都已经上了正轨”。

WeWork拒绝对此消息置评。

去年2月,桑迪普·马特拉尼接任WeWork的CEO一职。在他的带领下,WeWork正在削减成本。从2020年第一季度到2021年第一季度,该公司的销售和一般行政费用几乎减半,至2.74亿美元。同期,新办公室建设和老办公室运行的成本下降约1.6亿美元,至8.52亿美元。

随着新管理层承诺采取更谨慎的方式,WeWork正尝试通过与BowX Acquisition的合并来上市。后者是加州软件集团Tibco创始人维维克·拉纳迪威成立的一家SPAC,估值为90亿美元。

这笔交易将向WeWork注入13亿美元现金,其中8亿美元来自喜达屋资本、富达和贝莱德等机构投资者,4.83亿美元将来自BowX的IPO。

请资助我们